访谈录的格式与写法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20-03-25 08:13

  采访对象是这篇文章的主人公,所以,这个采访对象的选取也是很有讲究的,他应该是某个行业或者某个领域的领军人物,而且是非常有思想内涵的人物,采访这样的人,才能写出不俗的作品。

  访谈当然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们在访谈的时候,一定要做足功课,深入了解这个人的特点,制定有针对性的访谈提纲,这样,才能挖掘出更好的材料,供我们写文章使用。

  写文章切忌千篇一律,所以,就一定要有新颖的视觉,而这种新颖的视觉,就是要有一个思维敏捷的大脑,让自己的思路尽量与众不同,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作品被读者所认可。

  访谈录,一定是对于某个在特定时期作出特定工作的人,对它进行适当的采访,并写出具体的文章,但是,深入挖掘一下,应该还可以找到更深层次的理由或者办法。

  写任何材料也好,散文、师哥也好,都需要注意文字的使用,不仅要力求准确表达出特有的地点,不要长篇累牍,缺少重点和创新点,让自己撰写的文字无人问津,非常不值得。

  访谈录,当然可以写一些好的方面,对于采访中的内容,我们有计划、有重点的进行取材,实事求是的加以整理,并撰写出好的访谈录,不要弄虚作假,为了吸引人的眼球最终可能引起其他损失。

  龚:那还能不同意。这就好比我们家后院扔着一堆破铁料,你要拿它给我换一辆汽车。我不光同意,甚至有点儿不敢相信。但首先声明,可不能跟我要钱。

  龚:这是第二篇。我属于那种不走运的人,记得年轻时就希望当个作家,这个希望就象一根沾了水的鞭子,无情地抽着我。那时天天写稿投稿,三十多岁了我的作才发表,是一个短篇小说。记得那天我兴奋异常,来到一个小饭馆,要了半斤二锅头一盘凉拌海蛰丝,喝完了醉醺醺地出来。当时天已大黑,我带着哭腔大叫:发表啦!我不是了!大街上的人吓得直跑。

  龚:又写了好几十篇,不是退稿就是石沉大海。到发表这篇小说,我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也就是说为发表作我奋斗了十多年,到发表第二篇小说我又奋斗了十多年。按此算,我的第三篇小说估计是写敬老院的事。第四篇就该写阴间的故事了。

  龚:当时我觉得可能自己水平太低,后来我发觉不光是水平的事。当时颂扬类的文章占据着文坛,可我写的是一种和当时反向的文体——讽刺体。后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上级决定编辑的命运,编辑决定一个作者的命运。编辑要是看不上你,你这辈子就没出世的可能了。我还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中国搞讽刺体是没有出路的。那时我就说过,我就象树尖上的柿子,不熟透了不掉下来,掉下来也要摔得稀烂。可反过来说,我从来没有不幸的感觉,我总是从奋斗中得到无尽的享受。我挺烦那些一说到过去就端出一盆委屈来,把自己扮成灰姑娘或丑小鸭。我说这些只是告诉你我不走时运罢了。

  王:现在言论很自由了,你可以发挥了。另外跟你接触的感觉,觉得你不是写那类文章的人,似乎毫无幽默感,可看你的小说还挺刻薄挺幽默。

  龚:我根本就没有幽默的素质,我只是一个写实的作者。主要时期太幽默了,你只要如实地写就是幽默的。就象你如实地写一个疯子,写他吃屎吃尿;写他说领着咱们干的国家主席是派进咱们内部的奸细。是你幽默吗?不是!是这个疯子幽默。

  龚:耐读就成了。这你就看出来了,我是外行写小说,根本就不懂那些格式,也正因为不懂所以没有约束。就象我自己琢磨出来的炸酱,既放大酱还放料酒醋酱油甜面酱番茄酱核桃仁芝麻等等。要是跟正宗炸酱面大厨子一说,人家会鄙夷地笑话你外行,可我家里人都爱吃。

  龚:我认为那些写作章法、规矩之类都是人定的,只要不是上帝定的,凡是人定的可以遵守也可以不遵守,那些狗屁章法未必就是对的。写小说无非就是编一个故事,编圆了有人爱看就完了。你要听某些人讲写作,呵!三要素五要素的能把你吓死。比方说有一块钱,他们不说有一块钱,非说有二百个零点五分钱。顾弄玄虚!

  2020-02-05展开全部一、访谈录格式:要写明时间、地点、访谈对象、谈了哪几个问题等等要一一写清楚,署名也要正确。二、访谈录写法:1、选对采访对象。采访对象是这篇文章的主人公,所以,这个采访对象的选取也是很有讲究的,他应该是某个行业或者某个领域的领军人物,而且是非常有思想内涵的人物,采访这样的人,才能写出不俗的作品。

  访谈当然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们在访谈的时候,一定要做足功课,深入了解这个人的特点,制定有针对性的访谈提纲,这样,才能挖掘出更好的材料,供我们写文章使用。

  写文章切忌千篇一律,所以,就一定要有新颖的视觉,而这种新颖的视觉,就是要有一个思维敏捷的大脑,让自己的思路尽量与众不同,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作品被读者所认可。

  访谈录,一定是对于某个在特定时期作出特定工作的人,对它进行适当的采访,并写出具体的文章,但是,深入挖掘一下,应该还可以找到更深层次的理由或者办法。

  写任何材料也好,散文、师哥也好,都需要注意文字的使用,不仅要力求准确表达出特有的地点,不要长篇累牍,缺少重点和创新点,让自己撰写的文字无人问津,非常不值得。

  访谈录,当然可以写一些好的方面,对于采访中的内容,我们有计划、有重点的进行取材,实事求是的加以整理,并撰写出好的访谈录,不要弄虚作假,为了吸引人的眼球最终可能引起其他损失。

  展开全部龚仁先生访谈录参考一下吧王:看了你在“搜狐”网上发表的小说《兵团战士回忆》,我们想把它改编成电视剧,你同意吗?

  龚:那还能不同意。这就好比我们家后院扔着一堆破铁料,你要拿它给我换一辆汽车。我不光同意,甚至有点儿不敢相信。但首先声明,可不能跟我要钱。

  龚:这是第二篇。我属于那种不走运的人,记得年轻时就希望当个作家,这个希望就象一根沾了水的鞭子,无情地抽着我。那时天天写稿投稿,三十多岁了我的作才发表,是一个短篇小说。记得那天我兴奋异常,来到一个小饭馆,要了半斤二锅头一盘凉拌海蛰丝,喝完了醉醺醺地出来。当时天已大黑,我带着哭腔大叫:发表啦!我不是了!大街上的人吓得直跑。

  龚:又写了好几十篇,不是退稿就是石沉大海。到发表这篇小说,我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也就是说为发表作我奋斗了十多年,到发表第二篇小说我又奋斗了十多年。按此算,我的第三篇小说估计是写敬老院的事。第四篇就该写阴间的故事了。

  龚:当时我觉得可能自己水平太低,后来我发觉不光是水平的事。当时颂扬类的文章占据着文坛,可我写的是一种和当时反向的文体——讽刺体。后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上级决定编辑的命运,编辑决定一个作者的命运。编辑要是看不上你,你这辈子就没出世的可能了。我还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中国搞讽刺体是没有出路的。那时我就说过,我就象树尖上的柿子,不熟透了不掉下来,掉下来也要摔得稀烂。可反过来说,我从来没有不幸的感觉,我总是从奋斗中得到无尽的享受。我挺烦那些一说到过去就端出一盆委屈来,把自己扮成灰姑娘或丑小鸭。我说这些只是告诉你我不走时运罢了。

  王:现在言论很自由了,你可以发挥了。另外跟你接触的感觉,觉得你不是写那类文章的人,似乎毫无幽默感,可看你的小说还挺刻薄挺幽默。

  龚:我根本就没有幽默的素质,我只是一个写实的作者。主要时期太幽默了,你只要如实地写就是幽默的。就象你如实地写一个疯子,写他吃屎吃尿;写他说领着咱们干的国家主席是派进咱们内部的奸细。是你幽默吗?不是!是这个疯子幽默。

  龚:耐读就成了。这你就看出来了,我是外行写小说,根本就不懂那些格式,也正因为不懂所以没有约束。就象我自己琢磨出来的炸酱,既放大酱还放料酒醋酱油甜面酱番茄酱核桃仁芝麻等等。要是跟正宗炸酱面大厨子一说,人家会鄙夷地笑话你外行,可我家里人都爱吃。

  龚:我认为那些写作章法、规矩之类都是人定的,只要不是上帝定的,凡是人定的可以遵守也可以不遵守,那些狗屁章法未必就是对的。写小说无非就是编一个故事,编圆了有人爱看就完了。你要听某些人讲写作,呵!三要素五要素的能把你吓死。比方说有一块钱,他们不说有一块钱,非说有二百个零点五分钱。顾弄玄虚!

  龚:没错,那是两种本质不同的东西。抹出来的怕洗脸、怕下雨时没带伞,天然的就不怕。我们单位有个女子就这样,两道纤细的弯眉和一张雪白的脸,非常迷人。那天上班正赶上下大雨,她没带伞,等她跑进单位,眉毛白粉全冲掉了,黑得象个恐龙蛋。大家居然没认出她来,以为谁姥姥来了。

  龚:不是夸张,中国文坛上这样的人还少吗?瞪着大眼白子天天说奉承话。我还认识一个男人,他挺有文采的,就是长得太难看,他瘸着一条腿不说还长着一身癣疥。他自称是美女作家,笔名叫咪莎,专在网上戏弄男人。那些迷了窍的男人天天求他想见面。

  龚:看来是想考考我。我对目前活跃在现在文坛上的那些作家的作品都很喜欢,象阿城、苏童、王朔、刘恒等等,但还没有到能看出看法来的阶段。我还很爱看那些女作家的作品,中国文坛也有点儿阴盛阳衰,好几位女作家都很可怕,尤其是“二池”和方方的作品。

  龚:我很喜欢迟子建的小说。她是个很有语言天赋的作家,看她的小说就象看优美的散文,平常的文字在她手里一编排,就变得简洁透彻富有哲理,让你看完有一种回肠荡气的美感。你看她把那个土得掉渣儿的北极村写得就象天国,我要是那个村长,就奖给她五百斤麦子当广告费。

  龚:要说不足的话就是不够深刻。我觉得对于作家来说,丰富的生活太重要了。一个衣食无忧的作家和一个倍受生活煎熬的作家,他们对社会的感悟绝不一样。在作品深度方面,池丽就比她强。我觉得池丽象个屠夫,下起刀来又狠又准,能把武汉小市民大解八块灵魂难藏,但她在语言功夫上远不及迟子建。我曾瞎想过:假如这两个女人要合成一个人,准会在文坛上引发地震,把那些自以为是的平庸作家全都压在瓦砾中。

  龚:我觉得语言和小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语言是一个载体,它运载着你的构思和观念。语言好不见得小说就好,反过来说,小说内容好不见得语言基础好。就如同运货,你用卡车还是用面包车跟你所运的货是两回事。小说内容可以改可以拼凑,可以让别人帮你增减润色。语言不成,这一项你偷不了手,你的功底和天分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

  龚:是。他们的语言太生动了,这些在书本里是绝对学不到的。我喜欢粗糙、朴素、生动的语言风格。好的语言让人看完应该能触动你的灵感,我看阿城、苏童的小说就有这种感觉,不说故事,光语言就能给我激发出很多火花来。有些人的小说内容挺好的,就是语言功底太差,必须耐着性子看。

  龚:不是讽刺教育,是讽刺教育中的唯心主义。我们自称是信奉唯物主义的国家,实际却是大行唯心主义。比如我们过去的经济政策、之类,就是一帮唯物主义者用唯心主义的画笔描绘的一个理想主义的画卷。想得挺好,就是不切实际,结果越干越穷。要不是,中国也和苏联一样早垮了。反思我们的教育,同样具有很大的唯心主义成份。这个今天就不说了,因为一说就要占很大的篇幅。

  龚:错了!我的小说绝对没有思想性。我只是想提出一些连我自己都弄不明白的想法,引起大家的注意、争论,帮我解答明白。我觉得思想性这个词很不准确。什么叫思想性?在中国有几个有思想的?就一个人有。你看那时侯所谓有思想性的作品,就是重没重复毛主席语录。你最好别用思想性这个词,省得我听完了更加糊涂。

  王:那就不用。用你的话说就是弄不明白的想法。我应该这样问:看来你很注意你小说有弄不明白的想法?

  王:听着真累!我是越弄越不明白了。我知道你很忙,想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喜欢写讽刺体?

  龚:我觉得社会是需要一点儿讽刺的。我通过观察发现,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不是什么会思维、会使用工具,而是虚伪。哪种动物都没有人的虚伪。比方说驴顺着毛摸它它就高兴,人也一样爱听奉承话,可有的人就那么敢腆着脸说他不喜欢奉承。又比方说人人都喜欢性,老天爷就是为万物这样设计的,如果不这样自然界就不可能延续。可你看看那些老爷们虚伪的表演吧,让人不可理解的是他们那么的喜欢可又装得那么的厌恶。似乎这就是正派。难怪有位先生调侃道:干坏事没被别人发现你就是正派人。以至于我一听见作风正派这个词就觉得那是一种伪装。

刷新纪录!63分钟突破1000亿 天猫

刷新纪录!63分钟突破1000亿 天猫

:2019双十一已经开启了,今天(11日),也就是11日零点刚过不久,1分36秒,天...[详细]
11-22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为做好全市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宣传工作,努力营造良好的氛围,根据...[详细]
11-23
新闻传播学院“青马工程”第一课

新闻传播学院“青马工程”第一课

聂妈的党课,说来其实很短,她为我们讲述了她父亲,一个老党员的故事。一直...[详细]
11-21
体育学院“生涯人物访谈大赛”成

体育学院“生涯人物访谈大赛”成

为体现大赛的公平公正,邀请了研究生师姐杨梦园、崔梦瑶以及大学学生干部范...[详细]
11-18
这位大学生如何采访创业中的一些

这位大学生如何采访创业中的一些

如果您收听播客,那么您很可能会知道它们在您的行业中具有多大的价值,无论...[详细]
12-03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