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本耀司访谈录:买过优衣库的衣服吗?对无印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20-09-01 16:26

  Hi-lite。如果比它淡的话会觉得不够劲,抽的量会更大,不舒服。从 Hi-lite 一包只售七十日元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抽它。

  日本的传统食物吧。黄瓜蘸酱、豆腐和纳豆。都是很清淡朴素的日本食物。六十岁以后,由于各种精神压力,肠道出现过问题, 所以我调整了自己的饮食习惯。尽量摄取能够促进肠蠕动的膳食纤维,少吃油腻的食物。

  因为刚才提到的理由,现在不能喝酒了。不过我本来酒量也不好。大概是遗传自我父亲。母亲倒很有酒量。三四十岁的时候,我锻炼自己,曾一度很能喝。但现在也只有应酬时碰个杯、喝点啤酒的程度,而且喝了马上就满脸通红。最近因为不习惯喝酒,一喝就会心跳加速。

  曾有一段时间,夜里很难入睡,过了十一点为了强迫自己睡觉, 需要靠来催眠。那最早是由时差引起的。最近有了变化,晚上十点左右会感觉很疲乏,于是睡下,夜里一两点钟会醒来一次, 然后再睡几个小时,到七点起床。这样也比较有精神。

  我喜欢学生宿舍一样的房间。我家就是单人房。在床上可以做很多事情。那样最让我舒心。电脑﹑ CD 唱机全都在伸手可及的地方,这是我理想的生活状态。也就是说,简单到一天就可以搬家, 烦闷的时候随时可以换个环境。

  曾经很喜欢,但也是过去式了。以前很习惯睡前阅读,但最近视力下降得厉害,读两页眼睛就会感到疲劳,所以渐渐读得少了。

  无论是画画还是写文章,我都是一边挑战大师一边开始的。如果你问我是否喜欢写,答案是我喜欢,但没什么进展。

  直到三年前我还一直订阅《读卖新闻》,后来因为搬家就停订了。如果没搬家,大概会一直订下去吧。总之,在飞机上我总是会要来《读卖新闻》看一看。看什么?日本象棋。

  什么都听。很杂。现在听的是中岛美雪和埃里克·克莱普顿的老歌。有一段时间一直听长渕刚。还有一段时间一直是鲍勃·迪伦。经常是专注于某个人的来听。

  不听。车上是设计灵感频现之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开车时经常会有一些男男的有趣着装撞到眼睛里。这时候大脑极度活跃,并不需要音乐。

  前不久我开始过上了有狗的生活,当然,并不是因为想散步才养狗。不过我的狗还小,还不能好好地牵着它正儿八经地散步。所以,我俩的 “散步” 就是我开车载它去咖啡馆。不管多冷,我都带着它坐在店外头,抽抽烟,喝喝红茶或者咖啡,那是我的幸福时光。

  还是喜欢秋天。因为我感觉秋装似乎最适合我。冬天大家都穿着臃肿的羽绒服,我因为不喜欢那个样子,所以讨厌冬天。秋天时, 大家都开始穿上颜色沉稳的衣服,看起来很雅致,非常养眼。

  我对于食物、树木、花草之类的,完全搞不清名字。以前有一次 Comme des Garcons 的川久保玲问我喜欢什么花,因为太突然我一下子愣住了,然后随口回答她说 “山茶花”。因为首先想到的只有这个词(笑)。我跟花不太搭吧。

  喜欢。但也是过去式了。还想再看一遍的是北野武的《奏鸣曲》或者《坏孩子的天空》。反复看过很多遍的是黑泽明的《七武士》。

  常去啊。去买烟和五号电池。Walkman 用的电池,我听音乐依然还用 Walkman 随身听。还有,为预防牙龈炎,最近也买口香糖。

  完全不用。我的上衣具有类似手提包的功能,它不仅有放现金、存折的口袋,连放登机牌的口袋都有。所以我只要穿上衣服就可以出行。现在我出国也只会多背一个双肩包而已。

  以前都是的。但今年父亲节那天,女儿送我一件礼物,是一条长裤。口袋很深,东西不会掉出来,也完全不需要任何改动。我非常喜欢,所以一直穿着。后来仔细一看,原来是 Comme des Garcons 的。不过,我的得力助手倒是不以为然。

  基本上不会特意去选来穿。我在时装发布会上的作品,尺码大多是根据西方人的身材来做的,而我自己身材矮小,所以有一段时期,我也为自己设计制作了服装。就是 Y´s for Man Red Label。本来明明是专门为小个子男人设计的,营销部却把它们放大尺码拿出去销售了。因为最近有消费者开始抱怨说:“耀司真不像话,自己穿的衣服朴素低调也很好看,发布会上展出的却都是设计感很强的作品, 太狡猾了!” 所以近期也想将这个系列重新做起来。

  投过一次票。我曾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能见到一次非自民党执政,于是就去投票了。也就是党执政那次。结果,与其说是对方辜负了我的期待,还不如说是我自己傻。

  很晚,大学三年级。和朋友去欧洲旅行,在从法国马赛回国的船上,跟一位比我年龄大的女子相识并恋爱。她是一位虔诚的徒。她让我学会了思考。

  小学四年级时学校有缝纫课,我在课上缝了一件。母亲看到之后很惊讶,问我 :“这真的是你自己做的?”

  应该是自由随意的便装(dress down)吧。区别于那种考究的正装或者华丽的盛装(dress up)。嗯,可以说是一种 “反盛装”(anti- dress up)风格。

  脸微微转向一边,吸着烟,头发随风飘起。不是日本女子。她用沙哑的嗓音说 :“我呢,放弃了做女人。” 这是我心中的缪斯。

  有。比如在越南,把奥黛(奥黛,一种越式旗袍,为近现代越南人和中国京族的服装。)穿得很美的女子。身高在一米六多一点,比例匀称,曲线玲珑。我在越南第一次看见身着奥黛骑着单车的女孩子时,惊艳无比,只顾张大嘴巴呆呆地看着。

  这有点复杂。有些人认为穿着设计师服装,看起来自我表现欲太强,很蠢。他们又不太介意品牌。于是就衍生出一种不要牌子只要品质的消费需求。田中一光和小池一子接受了西友的委托,做出了这样的东西,这就是无印良品。起初我觉得这个点子很了不起, 是个很聪明的牌子。但后来接触了之后,觉得实际上跟其他的品牌也差不多。

  提到纱线,我想起中岛美雪的一首歌《纱线》。“经纱是你∕纬纱是我∕织出来的布……” 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肤色和衣服的颜色关系密切。我和其他设计师一样,在巴黎时装周开发布会的时候,多使用白人模特。服装的魅力也要靠肤色来衬托。说到皮肤,我不由得想起女子的领口。特别是穿着圆领黑色针织衫的时候,领口是一道界线。鹫田清一曾经描写过,它就像大海与沙滩的交界处,聚集着巨大的能量,界线忽进忽退,非常微妙。比如将领口降低五毫米,就会觉得暴露,提高五毫米,又会觉得保守。说到肤色,让我想到这些东西。

  大有关系。我一直做的设计是“尽可能地隐藏”。读过我的文字的概会了解,越隐藏越会激发人的想象:里面到底是怎样的呢?

  与 20 世纪 60 至 80 年代相比,现代日本女性的着装正在走向堕落。保守化、懒惰,已经不会表达个人的意志和特点。穿的都是所谓流行款式,只要求跟得上潮流,作为一个个体的独一无二的感觉已然消失。回想 20 世纪 60 至 80 年代,真有一些让人眼前一亮的洒脱女子呢!

  战争已经结束七十年了,女性开始活跃在各个场合。而男性却渐趋女性化。我不知道这是好是坏,无从评判。

  但是我认为,女性的说话方式也变得统一了,比如 “卡哇伊” 这种表达越来越多。很多人被广告宣传和品牌牵着鼻子走。一种从独立而有个性的精神中诞生的美丽风貌越来越少了。

  总结起来说也许就是,女设计师要看她交往过的男人,而男设计师,当然要看他交往过的女人了。换言之,你的生活方式很重要。作品会反映你的生活方式。我说过很多次,只有作品是不会说谎的。

  赚到什么好处?(笑)是很俗的事情哦。男性设计师曾经一时很风光,只要带着设计师的头衔,女孩子就蜂拥而至(笑)。不过这算不算赚到,我也说不好。

  很多啊。比如我把服装设计当作一种艺术表达,但是它在艺术的范畴里却被划到比较低的层次。所以只要是关于山本耀司的文章, 就会用 “从不起眼的时尚领域出发” 这种写法。给人的感觉就是,在艺术领域里,时尚艺术还是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但是我并不同意。时装是将不可言传的东西用最直观的形式表现出来的一种艺术。所以,不管多有学问的人,如果瞧不起时尚艺术,那也不足为信。评论家也好,建筑家也如是。从穿着的衣服可以看出这个人的本质。

  很早了。有一次巴黎时装周结束以后,我们将作品拿到纽约去展出。模特们都戴着面具。正式展演时突然遭遇全场停电,场内一片漆黑。之后的事情令我印象深刻 :摄影师们开始打起闪光灯给我们提供光源,所有的观众都 “咚咚咚” 地跺起脚来,为模特打出节奏。大家这样支持我,我真的非常感动。

  哈,终于问到这个!我是在歌舞伎町这种特殊的地方长大的, 东京对我来说,并没有归属感,也不能说是故乡。不过,就像是狗狗做记号,宣布 “这是我的势力范围” 一样,我也同样做上了记号。而对于东京整体,我既不喜欢也不讨厌。

  说起来夸张,巴黎是决定了我整个人生的城市。我对她爱恨交织,在我心目中,她充满魅力。我最喜欢巴黎左岸拉丁区的后街。我还喜欢去圣日耳曼后面的颜料店和画材店闲逛。

  要解决好家庭问题才能安心工作。我跟毕加索不同,我责任感比较强。我不想只顾自己成功,却让家人陷入不幸。我希望能两全。

  直到十年前都没有想过。最近有想过回到四岁和五岁那两年。母亲去文化服装学院学习,把我寄养在位于茨城县大洗的外婆家的那段时光,我非常怀念跟外婆和曾外婆一起生活的日子。

  对我来说,死有两种。我希望能够 “亲自决定自己的死法”。但是到了那时候,我大概会哭哭啼啼地说 :“我还不想死呀。” 死得不够干脆。

  有一次,一位法国年轻记者采访我,他上来就说:“我是在您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 我甘之如饴。这可是法国人说的哦!

  我现在变成了一个者。我觉得自己现在做的事情,不是主动选择,而是被选择。若非如此,也不会是如今这个样子。我莫名其妙地就成为了一种传说。公司破产的时候,我本以为一切都该终结了,可是居然又有援助资金注入,令我们起死回生。此后我比以前出名了好几倍,还跻身文化人之列。我曾想像坂口安吾那样死去。我不停地抵抗,不断地叛逆。表达者的作用就是破坏吧?现在我被这个世界接纳,我都不知道该破坏什么了,还真累。

人物专访_中国广播网

人物专访_中国广播网

2012年对于整个家居行业来说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一年,受上游产业的影响,另...[详细]
11-06
张胜云人物访谈录:传承红色基因

张胜云人物访谈录:传承红色基因

张胜云,中员,烟台市代表,国家一级编剧,现任烟台市艺术创作研究中心副主...[详细]
12-09
天首育人之道:职业生涯规划不是

天首育人之道:职业生涯规划不是

在求职面试的时候,最常被面试官问到的问题之一就是你的职业规划是怎么样的...[详细]
12-07
人物采访类短视频拍摄技巧总结!

人物采访类短视频拍摄技巧总结!

人物采访类视频是一种常见的视频栏目类型,包括传统的人物采访类电视栏目,...[详细]
11-29
省卫健委接受《中国福建在线访谈

省卫健委接受《中国福建在线访谈

8月5日,福建省卫健委党组成员、副主任杨闽红和福建省卫健委二级巡视员缪剑...[详细]
08-09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