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数十亿银行“财”!银行怎么会靠不住了?

时间:2018-04-16 10: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许多人觉得把钱托付给银行是最安全的理财方式,而近日的银行“财”案则给大家敲了一个警钟。今年4月,民生银行“财”事件,30亿元客户理财本金不翼而飞,6月,建行10亿元银行同业理财“飞单”引发纠纷,当事双方对簿公堂,8亿多资金去向不明。随着金融监管趋严,银行业的那些“飞单”案正悄悄浮出水面。

  今年4月18日,有报道称,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行长向客户兜售虚假的理财产品。称该产品保本保息,而且“原投资人急于回款,愿意放弃利息,一年期产品原本年化收益率4.2%,还有半年到期,相当于年化8.4%的回报”。

  然而爆料该产品根本不存在。有网友也表示,曾购买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年利率4.2%的保本理财产品,结果到期无法兑付,连本金都收不回来。

  当天晚间,民生银行发布公告,称发现航天桥支行行长有涉嫌违法行为,已向门报案,随即接受门的调查。民生银行同时成立工作组,协助门调查,最大限度资金安全,妥善解决各方。

  经查实,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行长利用职务之便,以私人名义兜售本不存在的理财产品,前后骗取银行客户资金共计30亿元。

  兴业银行杭州分行与建设银行咸宁分行之间的纠纷则更加离奇。2015年,兴业银行杭州分行通过东吴证券购买了建行咸宁分行10亿元的理财产品,为期两年,年化收益率大约为6.3%,双方约定于2017年4月兑付本金和利息。

  在产品临近到期时,东吴证券接到兴业银行杭州分行的指令,向建行咸宁分行发函要求兑付,咸宁分行回函称,没有签署过相关协议。与此同时,建行咸宁分行潜山支行行长肖俊突然被门控制。咸宁分行称兜售的虚财产品都是肖俊的个人行为,产品、合同、公章都是假的,分行对此并不知情,因此兑付这笔理财产品的收益和本金。

  案件事实的背后,银行的公信力遭到了不小的挑战。中国老百姓一贯认为银行业务由国家背书,对于银行提供的理财项目自然也是一百个放心。大家相信大银行,是因为相信国家。所以案发之后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理财这个雪球是如何越滚越大,以至于最后到了几十亿如此庞大的规模?诚然,投资人没有对投资项目进行充分的了解,但银行的监管责任何在呢?

  对于财事件,马光远老师也在节目中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有鉴于我国银行的公信力,马老师认为民生银行财案件的责任还真不能推给老百姓。

  马光远:一般老百姓很难有专业知识去判断一个理财产品是否靠谱。如果是一些其它的理财产品,许给你20%—30%的利润,那投资人上当实在没什么话可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到银行里面买理财,大家相信银行是因为相信国家,但最后发现理财产品也是假的,跟银行没有关系,这就非常了。

  银行业从业人员在银行或银行指定机构从事相关业务,银行就应当对从业者的行为负监管责任,无论是国海证券“萝卜章”案件、还是民生银行“财”案件,虽然在事发时两家都曾极力撇清与涉案人员的关联,但最终也都在监管之下,或是共同承担了责任。

  马光远:银行把项目归结给支行行长个人,急于撇开和自己的关系,这个在法律上来讲是站不住脚的。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他们相信工作人员是代表银行来执行交易的,银行就应当承担责任。我们国家银行对于项目的管理还是很严格的,当所有的都在正常运行,老百姓很难想到居然这样也能出问题。再者,行长私自兜售理财产品,他买一个亿、两个亿,银行可以说自己监管失察,可他竟然买了30多个亿,然后银行还说这事儿跟自己没有关系,那我们得说银行的工作也太闲了不是吗?

  最后民生银行还是承担责任,兑付了所有投资人的本金。相比之下兴业银行和建设银行的纠纷则更为复杂,因为这10亿元资金是兴业银行的自持资金,而且卷入四方纠纷的也都是企业,除了两家商业银行和一家证券机构之外,还有一家贷款企业。

  如果是自然投资人,银行会顾及民生问题和监管方的压力,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本金先兑付。但涉及的只是企业或机构的要求,事情的结果就很难说了,机构与机构之间存在着博弈,责任追究仍然存在不小的难度。

  除此之外,在建行和兴业银行的同业“飞单”案件中,兴业银行杭州分行在购买此单业务时,曾经总行。总行的风控文件中显示,此项理财产品已完成相关监管机构的备案手续。银行作为机构投资者,其它银行理财产品信息是真是假,都是可以查询到的,这是基本常识。建行员工提供的虚财产品是如何通过兴业银行的风控程序的?这其中缘由也耐人寻味。

  随着近年来银行监管的逐步深入,越来越多的“飞单”、“萝卜章”事件被,这也与经济新周期所面临的问题直接相关。

  大银行资产规模相对大,很多分支行有一定的头寸管理权限,在过去的市场下,银行觉得自己营销能力强,就绕开了银监会,做了资金池,自己筹划项目和资金,以理财的形式去做。即使资产端发生违约,在资金池充足的情况下,可以通过一些错配,将资金补齐,但如今面对监管趋严,这个“大数”就难以维系了。

  在我国,这种逃出监管之外的“影子银行”业务规模已从2011年的19万亿迅速增长到2016年的60万亿,占当年P总值比重的90%,而正规银行业务也不过才106万亿而已,这个数字必须引起人们的。

  实际上,严控银行业金融风险已经不是一个新话题了,每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座谈会都会提到金融风险。最近一段时间特别强调,一方面当然说明我国目前的金融形势确实比较严峻,但另一方面,如今整体供给侧、去杠杆和淘汰落后产能的推进也已经进入了攻坚阶段,这时候来倒逼集中解决金融风险问题,已经出现了一个很好的时间窗口。监管机构需要致力于建立一个长效机制,在确保监管的持续性,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同时,以渐进的手段不断完善金融市场,保障实体经济的发展,这才是金融监管的重点所在。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