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黑幕曝光 >

猪年央视春晚“黑色三分钟”上一次猪年春晚的

2019-03-08 13:16    来源:未知    

  每年除夕夜的春晚被称为中国自古以来过春节的古老传统,央视春晚也以其不断提高的质量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但是,十二年前的猪年春晚 ,却出现了黑色三分钟。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

  丁亥年大年初一凌晨,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但至少有六个人此时此刻难以入眠,他们就是春晚的六位主持人——朱军、李咏、周涛、董卿、张泽群和刘芳菲。

  在零点报时前短短的不到3分钟时间里,六位春晚主持人共同经历了一场“噩梦”——意外的口误一个接一个从天而降,令人猝不及防。

  是人总会犯错误,尤其春晚零点报时之前的时间无法准确预计,主持词不可能提前按时间完成并按人头分配,因此经常需要有主持人现场根据所剩余的时间即兴发挥;坦白讲,对于从头到尾几乎都是照本宣科的春晚主持人而言,即使非常短暂的即兴主持无疑也将充满着巨大的“险情隐患”。

  零点之前最后一个节目完毕,六位主持人同时登场,结合现场音画来判断,对此次“事故”做一番分析——

  六人站定之后,刘芳菲最先开口提醒大家别忘了给父母亲人送上祝福、张泽群呼吁大家赶紧参加春晚的活动、刘芳菲重复宣布参加活动的办法(由于过于紧张其气息已经呈现明显的不稳)、张泽群重复宣布活动的办法以及奖品名称,随后,其开始进入对联环节—— “亲爱的朋友们,刚才我们的四位主持人已经给大家送上了新春的春联,那么我跟芳菲也给大家送上一副刚刚撰写的春联:

  很显然张泽群没有将对联背正确,因为他送上的是一副极不讲究的对子——上联重复使用了两个“和谐”;而上联中的第二个“和谐”又与下联中的“高兴”不对仗;上、下联最后又同时出现“迎新春”。不过在当时那种热烈的气氛下,不会有太多人注意到这样的错误,在张说完春联之后,现场还响起了一阵阵叫好声和掌声。但可以肯定的是,台上的六位主持人都足以意识到错误已经出现。张泽群在说上联“和谐迎新春”的时候还停顿了一下,语气和表情都已有了不自然。表面上看,张泽群的对联只是其一个人的过失,但其实这样的错误的突然出现对台上的每一位主持人都无异于是一种莫大的心理影响,紧张的情绪一秒钟就足以传染开来,为接下来出现的一连串“恶性循环式”的错误埋下极大的隐患。

  也许是为了缓和一下紧张的情绪,在张泽群硬着头皮念完对联之后,接着发言的李咏看似有意识地放慢了语速,表达的方式也不是主持春晚的播报式,而变成了主持类似《非常6+1》的聊天式(加入了诸如“啊”、“呢”等语气助词)—— 李咏说:“额,即将送走丙戌迎来丁亥了哈,在新的一年里呢,我们六位主持人呢,也要祝现场的,还有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尤其是今年啊,生下宝宝的妈妈同志们”

  就在此时,在李咏面带微笑、打着手式不紧不慢聊天的时候,朱军突然用绝属刻意调高的音调压着李咏的“妈妈同志们”强行打断了李咏的发言——“亲爱的观众朋友们,零点的钟声就要敲响了,一个崭新的春天即将到来!”

  朱军的突然打断让李咏一时有些发懵,在朱说“亲爱的观众朋友们”的时候,被噎住的李咏只能下意识地跟着“啊”了一声;而在朱军说道“一个崭新的春天”的时候,李咏还试图说了一句“让我们倒计时”,造成朱军有了半秒钟的停顿,但朱军还是坚持把“即将到来”说完了。

  直观感觉,李咏的这一段话应该属于即兴发言,显然当时距离零点还有一小段额外的时间,其想利用即兴发言来拖延一下时间,但“尤其是今年啊生下宝宝的妈妈同志们”这句话确实与春节没有太多的关系。

  有一种猜测是2007年是农历猪年,我国的回族、维吾尔族等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忌讳直言说“猪”,朱军担心李咏在闲谈中犯宣传精神的“大忌”,所以用抢话的方式强行打断李咏的话;

  还有一种猜测是,由于李咏说话的节奏过于缓慢、即兴组织的内容又过于松散,朱军怕李咏耽误了时间,所以要么是朱军自己决定,要么是导演通过耳机下达指示——抢过李咏的话头。

  但更接近实际的情形应该是:导演事先与主持人有约定,在报时前整一分钟的时候主持人可以也必须进入事先设计好并掐算好时间的固定主持词,而李咏即兴发挥时没有看时钟,不知道时间的情况,眼见倒计时一分钟已到,不论是自己看着时钟,还是导演下达指令,朱军当时唯一的选择只有——打断李咏的话,带领着几位主持人即刻进入预定话语轨道。总之,这样的状况让原本已经紧张的台上变得更为紧张。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服务协议广告服务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