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黑幕曝光 >

“高层内幕作家”师东兵的骗术

2019-07-05 22:21    来源:未知    

  “我没主动要过钱。”“他老缠着我,我用他吗?”9月13日,自诩为“高层内幕作家”的师东兵因涉嫌被送上被告席,起诉他的8人中,包括民航华北空管局、深圳国土局土地交易中心等部门的原。

  此案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进行了整整一天,满头白发的师东兵却一直精神抖擞,坚称自己不过是遭人陷害,讽刺求自己办事的人是“穷鬼”、“二道贩子”,为了求得升迁或项目审批通过,才想方设法给他送钱、送别墅……师东兵挥拳抡臂、慷慨激昂,法官不得不一次次敲法槌,警告他不得藐视法庭。

  法庭上,检方在宣读的起诉材料中称,师东兵是山西人,大专文化程度,被捕前无业。师东兵听后当场反驳:“现在我是作家,原来是山西省侯马市文联。”

  师东兵在个人网站上这样介绍自己:1950年出生于山西定襄县师家湾村,1969年入伍,后进入一家机械厂当工人,自1970年以来,发表了2000余万字文学作品。其中,《“文化大”系列十五本》、《政坛秘闻录》、《铁窗余生录》等“高层纪实文学”,被他视为自己的代表作。师东兵声称自己是名“高层内幕作家”,在写作过程中,至少采访了9位前国家领导。

  网站上,师东兵还分门别类地贴出自己和很多、艺术家的合影,记者逐一翻阅,发现其中不仅有原国家,还有山西、湖南、广东等省的领导或军队高层。虽然多数照片的标注都语焉不详,只是写着“和老领导”等,但如此辉煌的名单足以让很多人震撼,也由此为师东兵撑足了门面。

  2009年,一位退休官员向北京市有关部门递交举报信,称自己在看过师东兵所著的“高层作品”及其与一些的合影后,“对他在中央领导那儿的关系深信不疑”,曾分4次给了师85万元,只想求得升职的机会。这位官员回忆说,第一次见面,师东兵就在饭局上送给自己几本“著作”,吃饭时又拉来某省省长助理,并答应能帮自己到副省长那里活动活动。在不少人向司法部门提供的证词中,也都提到类似的“社交”程序——送书造势、饭局忽悠、许下承诺、拉人上钩。

  配合这些程序的,还有师东兵的排场。有证人告诉警方,师东兵的座驾是一辆奔驰吉普车,且总会有5名身着军装的随从前呼后拥。师东兵在向人介绍时总说,他们是中央领导派来照顾他生活的。

  一名曾见过师东兵的人告诉记者,师东兵出行确实带了两名随从,虽没有穿军装,却称师为“”。当过师东兵随从的王某在法庭上作证称,自己从北京某支队退伍后,经副支队长介绍,为师东兵所雇。王某称,师东兵曾私下告诉自己,在外人面前要称呼他“”,外人向师要电话时,师也通常只会留下随从的电话,以显示自己的身份。

  有这么多“重量级作品”,又有如此“本领”,师东兵却并没有早早叱咤文坛。他真正被普通大众知晓,是在原深圳市市长许宗衡落马后。

  2009年6月,许宗衡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得知此消息后,3年前曾被深圳市公安局以涉嫌的罪名关了5个多月的师东兵,开始连续发表声讨许宗衡的博文、诗歌,称:“在看守所里,我就向有关部门揭露过许宗衡。因为我不上他们的贼船……坚持同他们划清界限,才使这些人欲置我于死地。”一时间,他甚至被称为“反腐斗士”。

  师东兵自称,2004年秋,深圳市长选举前半年,还是深圳市常务副市长的许宗衡通过中间人找到他,希望他能向上级推荐一下自己。据师东兵回忆,10月底的一天,他从北京飞抵深圳,被安排下榻在威尼斯酒店,当晚,许宗衡出面宴请,他则回送了一本亲笔签名的《湖南画册》。第二天,许告诉师东兵,自己已通过了组织推荐、中央考查,但有人反对他,师当即表态:“能帮的,我一定帮。”

  师东兵说,回北京后,自己就向一些认识的写信推荐许宗衡,并于2005年5月向许承诺:“15天后你直接当市长。”15天后,许宗衡果然高票当选深圳市市长。师东兵在此事中究竟起到什么作用?他自己言辞含糊,目前也难有证据可以说明。但有一点有目共睹:许宗衡当上市长后,师东兵开始在深圳“呼风唤雨”,各色人等都找他拉关系、批条子。

  起初,师、许二人还能合作,后来却因经济问题僵住了。曾担任过师东兵律师的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肖霖称,二人最终反目,是因为师东兵握有以前和许宗衡交易的录音,并在争执中声称要将它们公布出去。2006年4月25日,许宗衡下令强制拘留师东兵。6月2日,师被正式关押于深圳市第一看守所,9月30日被取保候审。

  许宗衡落马后,师东兵不遗余力地揭批。这为他带来了极大的关注度,让更多的人注意到他此前所写的、有关中国高层的书。但随后,也引来了更多的质疑——书中提及的9位前的子女均发表声明,称师东兵从来没有采访过自己的父辈。

  师东兵曾经告诉媒体,自己是经一位引荐,由一位中顾委陪同前去采访的,“是坐着车进去的……既不需要向警卫通报姓名,警卫也无权过问,谈线个人”。这个说法遭到警卫秘书李汉平的驳斥:胡家有台阶,师东兵不可能坐车进入,而且,凡是要见的人,都必须经过自己联系安排,除了中央及熟人,陌生人都被拒之门外。

  在师东兵描写的书《早逝的年华》中,有这样一段——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主席,“这天晚上,李昭和一直谈到第二天凌晨,这是夫妻之间最开诚布公的一次谈话。”师东兵接着写道:“李昭问耀邦,‘耀邦,有件事我想问但又不知道可问不可问?’耀邦说,‘你尽管问,可答不可答的尺寸我来掌握。’……”

  如此“活灵活现”的描写,在师东兵的书中还有很多。对此,的前机要秘书高勇哭笑不得:“他怎么知道那天晚上他们一直谈到第二天凌晨?至于他写的胡、李那些一问一答的对话,其荒唐可笑,几近相声语言,真可以称得上是‘逗你玩儿’了!”的长子胡德平也表示,师东兵声称采访过,纯属谎言。

  师东兵还公布了其与夫妇的3张合影。照片上写着:“师东兵在家采访后和留影……此3张照片摄于(上世纪)90年代的不同日子,地点在北京寓所。”华国峰的长子苏华公开否认,称这3张照片的背景都不是华家,是在山西视察时拍的,且并非拍于“不同日子”:“师在3张照片中穿同一件上衣,同一条裤子,口袋中插同一副眼镜,头发乱得也一样。”苏华说,父亲直到去世都不知道自己见过师东兵。夫人韩芝俊也证明,自己并不知道丈夫曾见过师,只记得当日“见了很多客人”,都是有关部门安排的。

  对于这些公开的反驳,师东兵都以“子女和工作人员均无资格出来替父辈说话”回应,并不断发表博文为自己辩护。但记者查遍师的文章,也未发现更切实的证据。

  这些漏洞百出的作品如何能得以出版?记者调查后发现,这些书大多在香港出版。记者随后逐一致电这些出版社,却没有任何收获。自书出版到现在已过去10多年,有的出版社甚至已不复存在。一位出版商劝记者别再枉费功夫,因为“在香港出版书籍是不需要书号的,可以为出一本书临时成立一个出版社,书出完了,出版社也就解散了”。

  如今,师东兵的这些被研究者定义为“演义”、“传奇”的作品,在市面上早已难觅踪迹。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书中的部分内容仍在互联网上被网友甚至一些海外媒体当作史料广为引用。或许,正因为人们对“高层”的强烈好奇,才造就了师东兵的畸形“影响力”,让他有条件导演了一幕幕骗局。

  未获《环球人物》杂志事先书面许可,任何媒体不得转载《环球人物》杂志图片及文字内容,违者《环球人物》杂志将追究其侵权责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丨集团招聘丨 法律声明泰国试管婴儿保研论坛网站建设广告服务

地址:丨邮政编码: 丨邮箱:

备案号: